光伏补贴消亡简史II:炮火、病毒与重生

2020-05-14 17:09   400次浏览

光伏将死?“5·31新政”颁布时,有人如此断言。

各项数据似乎也指向这一结论。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统计,2018年,中国光伏新增装机总量为44.3GW,同比下降近20%。中国超60%的光伏企业出现业绩下滑,甚至不少企业业绩出现大幅亏损。

向来财务稳健的隆基股份也未能幸免。这家单晶龙头当年的净利润同比下滑28.24%。所有光伏行业上市公司业绩压力骤升,光伏产业似乎再现六年前的悲鸣。

不过,“531新政”最终并没有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今年以来,新冠疫情猝然而至并席卷全球,又一只“黑天鹅”来袭,严重影响了光伏行业从制造到并网全产业链的发展。

因疫情耽误的工期长达数月后,企业界日前疾呼有关部门放宽政策规定施行时间。但监管层似乎有不一样的考量。多灾多难的光伏行业不得不又一次迎难而上。

从2008年金融危机的重创,到2012年“双反”的至暗时刻;从“5·31新政”的迎头棒击,到新冠疫情扼住喉咙,光伏行业一次次身临险境,又一次次涅槃崛起。

中国光伏产业的磨难经历证明,在商业世界中,成功是偶然,失败是必然。在不断的轮回中,唯有自身强大,才可能立于不败之地。

这个过程中,光伏巨头们似乎终于醒悟,从重视规模,转向重视技术和产品。市场和资源开始分化,强者恒强。

几个月过去,翘首以盼的政策推迟并没有出现,补贴消亡的现实变得更加赤裸无情。但对光伏人来说,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,这才是生活的真相。

企业界正在呼吁调整的政策,曾经受到好评。

去年7月,国家能源局下发2019年光伏发电项目国家补贴竞价结果:3921个项目纳入补贴范围,总装机容量22.8GW。其中普通光伏电站项目366个,装机容量18.12GW。

政策还明确规定了补贴时间和步骤。

2019年完成并网的项目将获得全额补贴;每逾期一个季度,并网电价的补贴将每度降低一分;而在申报投产所在季度后半年内仍未建成并网的项目,将被取消补贴资格。

由于首次引入竞争性方法,对需要补贴的光伏发电项目进行配置和全国统一电价排序,该政策被业内称为“中国光伏发电史上市场化导向的政策”。

然而,在新冠肺炎这只“黑天鹅”面前,一切都暂时停摆,光伏产业也不例外。

但并网大限将近,原本计划于今年3月30日或6月30日完成并网发电的项目,粗略估计仍有数百个正在全力赶工。

今年年初,业内人士呼吁“延迟关于光伏竞价项目330并网时间或取消相关降价措施,发挥政府宏观调控作用,保障光伏行业及新能源行业平稳、健康、市场化开放发展。”

不过,数月过去,政策制定者始终没有做出回应。

今年4月,光伏上市公司出炉了2020年一季度业绩预报。

绝大多数企业出现净利预下滑甚至亏损。37家上市公司披露的2020年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,7家业绩预增,4家业绩基本持平,7家业绩预下滑,15家陷入预亏。

不过,仍然有隆基股份、晶澳、东方日升、阳光电源、晶盛机电等9家公司净利润超过1亿元。

疫情带来的行业洗牌已经开始,两极分化在加剧。

今年4月2日,发改委发布《关于2020年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》,公布2020年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政策。

电价政策对集中式光伏发电继续制定指导价。将纳入国家财政补贴范围的I-III类资源区新增集中式光伏电站指导价,分别确定为每千瓦时0.35元(含税,下同)、0.4元、0.49元。

分布式补贴政策的靴子也终于落地:工商业每度补贴5分,户用每度补贴8分。

制图/ 婷婷

“5·31新政”急刹车时,政策曾将分布式光伏度电补贴标准调整为0.32元一度;2019年又将工商业分布式与户用分布式光伏补贴标准分别调整为0.10元和0.18元一度。

具有竞争力的龙头企业表现出乐观态度。4月以来,隆基股份、通威股份等光伏产业链龙头纷纷扩产;它们另一个不约而同的动作是,一致宣布主动降价。

疫情背景下,全球将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。乐观者认为,疫情结束后,光伏行业将迎来报复性反弹。

一切仿佛都在轮回。

制图/ 婷婷

灾难落在头上前,看起来很像天上掉下来的是馅饼。今天的这一幕,与十年前发生在江西赛维的故事极为相似。

2008年,金融危机爆发。有媒体报道称,金融危机期间,国内有超过300余家光伏组件企业倒闭,一度剩下只有50家左右。

2005年上市的尚德、2007年上市的英利在当时同样遭受了冲击。幸运的是,他们在金融危机之前两到三年,从资本市场获得了一道安全门。

彭小峰也很幸运。危机前一年6月,32岁的彭小峰带着赛维在美国上市,成为当时在纽交所发行规模的中国企业,也是亚洲的多晶硅片制造商。

这位少帅也以287亿元身价,成为中国最年轻的新能源首富。

2008年年底,在金融危机大背景下,彭小峰却仍以彭氏速度启动扩产。他计划投资25亿建设1000MW的多晶硅电池和500MW组件项目。与今日颇为相同,彼时行业扩产的同时,也伴随着电池和组件价格的大幅下跌。

凭借成本和规模优势,赛维的业绩不仅没有缩减,反而取得进一步发展。“要把赛维打造成为一家覆盖硅料、硅片、电池、组件和系统集成的全产业链公司。”彭小峰的豪言仍在耳畔。

然而,这场危机为其后来走向衰败结局埋下隐患。

2011年11月7日,刚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的奥巴马急不可待地给中国送了一份“厚礼”。

美国贸易仲裁委员会公布了对中国光伏产品实行“双反”结果,将对中国产晶体硅光伏电池及组件征收18.32%至249.96%的反倾销税,以及14.78%至15.97%的反补贴税。

多晶硅首当其冲,价格从年初的230元/公斤,到12月初的110元/公斤。进入2012年,国内多晶硅价格暴跌依旧在继续。

利润急剧压缩,产能过剩突出,驶至悬崖边的企业纷纷急刹车。光伏,这个在各大城市遍地开花的新兴产业进入寒冬。

船大难掉头。彭小峰自此再也没能带领赛维翻身,赛维的黄金时代定格在那一刻。

彼时的行业老大经历了相似的命运。双反前一年,还是全球出货量的尚德,其创始人施正荣辞任尚德董事长。而尚德的下滑曲线,此后再也没有迎来逆转。

今年,中国光伏刚刚走出两年前的“5·31新政”。新政影响下,海外市场成为行业缓冲器,多家企业选择重押海外市场。和十年前的彭小峰一样,危机得以暂缓。

制图/ 婷婷

2018年,全球出货量前10榜单中,中国企业牢牢把控着9个席位。

晶科能源去年海外比重占到出货量的83%,隆基股份、阿特斯、天合光能、正泰和晶澳等海外出货占比均超过一半。

但是如今,海外已成疫情重灾区,这给出口企业带来挑战。

主战场遭受重挫的同时,债务高企、产能过剩等2012年存在的问题,仍在很多企业身上显现。历史的警钟,还在鸣响。

不同的是,彼时,政策层面刚从金太阳工程改变为度电补贴模式,国内企业可以获得每度补贴0.42元。但如今,更为不利的是,补贴消亡在即,遭遇外界冲击时,企业也将失去政策支持。

硬币的另一面,光伏企业已经今非昔比。有竞争力的公司具有技术和规模优势,产业发展也逐步从量变转向质变。

20余年,中国光伏产业经历了诸多挑战和磨难,在炮火中一路披荆斩棘,负重前行。

今天,历史画卷正在打开“无补贴”的新篇章,光伏人也将一如既往砥砺前行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自媒体,不代表大能源的观点和立场
精彩推荐